给每个 25 岁的公民一人一万英镑 真能改善贫富差距吗?

日期:2019-01-25 12:20:01 作者:梁岁 阅读:

面对一个贫富差距逐渐加大的时代,世界各国都在想办法解决有人往社会福利政策着手;有人提倡“无条件基本收入”(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);也有人认为一次性“发钱”可以是种方法 英国最近就出现了一种讨论“发钱”的方法——让每个英国公民在 25 岁时,都获得一笔一万英镑(约 8.8 万人民币)的继承金 4 月 2 日知名英国智库 “公共政策研究所”(IPPR)发表一份名为“我们的共同财富:英国公民财富基金”的报告,呼吁英国政府应该成立一笔国家基金,并且从 2019/2020 财年开始进行全球性的投资 他们预估基金每年的回报率平均有 4%,那么10 年之后,也就是 2029/2030 财年,就能产生庞大的利息与收益,届时就可以解决现阶段贫富不均的状况,手段是透过 “一次性” 发钱给年轻人 至于基金的钱从哪里来,IPPR 建议从 4 种来源下手: 1. 英国政府进行税务改革,加收赠予税以及遗产税 2. 凭证股利的税负最高达 3%,企业必须发行凭证给政府,或是支付等价的税金,这样虽然会稀释股东价值,但并不影响企业的营运资金 3. 把政府持有的英格兰皇家银行的股份以及 “英国资产解决方案” 公司的部分业务卖掉 4. 将女王的王室地产(the Crown Estate)转换至公民财富基金(根据 BBC 报导 2014 年王室地产为英国纳税人赚得 2.8 亿英镑的收入) 也就是说, IPPR 主张透过加税以及变卖国产来当做本金,这与其他国家筹措国有基金的方式,没有太大的差异 另外,IPPR 对管理「英国公民财富基金」也提出初步看法,但还不是特别细致的落实方案 他们主张由英国议会建立一个董事会以及独立机构管理基金,议会可以对基金设立任务与限制,包含如何投资,以及可续性要求此外,机构必须对议会负责,议会也具有审查基金收益、目标与风险的权力 至于为什么是发放 1 万英镑,且对象是 25 岁的公民 IPPR 预估「英国公民财富基金」到 2029/2030 财年将会累积到 1860 亿英镑,接下来所产生的利息,就可以提供给公民使用此时,若加上对英国人口数量的预估,把钱发放给不同群体,25 岁英国公民这个群体,将可以获得最大效益 值得一提的是,IPPR 强调这种一次性发放的基金红利,不应该限制使用方式,因为要避免市场扭曲或是被家长干预 说起来「英国公民财富基金」并不算是特别新的建议,毕竟全球有 70 几个国家已经具备类似功能的基金此外,这种发钱的方式,本质上与社会福利金的发放类似,差别就在于具体的发放对象,以及一次性的发放方式 IPPR 成立于 1988 年,长期研究英国的公共问题,并给予英国政府提供不少政策上的建议他们的官网里强调 “脱欧” 势必会带给英国一定程度的冲击,因此未来 3-5 年内,将持续提供研究,帮助英国能够提升经济,与此同时,兼顾公民享有机会平等、权力平等的条件 如果细看 IPPR 的报告,不难发现他们也强调知名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凯蒂(Thomas Piketty)的主张 2014 年托马斯·皮凯蒂出版了《21 世纪资本论》引发许多讨论,同时也让人意识到全世界的贫富差距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收拾的情况 托马斯·皮凯蒂观察到全球,尤其是几个主要的资本主义社会,英国、美国、法国的财富集中情况持续攀升,倘若不是历经过两次世界大战以及经济大恐慌,导致战后大规模的重建,财富集中度会更为严重 他认为如果再继续放任市场自由运作,那么到了 30 年后,我们将面临的世界是——全球 80% 的财富会集中在 10% 的富人手上的世界——一个富者恒富、贫者恒贫的时代 托马斯·皮凯蒂的追随者们,都认为政府必须介入经济市场,必要时可以透过相对激进的政策,将失控的市场给导回正轨这也是 IPPR 提出这份报告的背景 一般来说,要评估一个社会是否公平有很多方式,其中一个就是看劳动收入份额占 GDP 的比例如果劳动收入份额占 GDP 的比重越高,表示劳动者的工资性收入在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所得份额越大,社会分配越均等、公平但英国的状况恰恰相反,是劳动收入份额持续减少当中 尽管英国是个富裕国家,但现实状况是,英国 10% 的富人拥有了全英国 70% 以上的“金融财富”,总价值超过一万亿英镑以及,虽然英国的平均年薪约 3 万英镑(约 26 万人民币),但这当中存有代际落差而持续飙升的英国房价,许多年轻人根本买不起房 研究显示,25 岁到 34 岁的英国年轻人购屋比例正在下滑2003 年时,有将近 59% 的年轻人买房,到了 2015 年则下滑到 37% IPPR 认为现在就是财富分配不均,因此通过不公平机制所产生出的财富,应该拨出来给公民,再次透过投资,把利率归于公民所用 不过,此基金的设置是否真能调整现有的经济结构,可能还是未知数 首先,「英国公民财富基金」在来源上主张透过加税与收购国企来进行筹措,但加税也会引发其他的经济问题,关于征税对象、征多少,是否符合公平正义、或是最终能否减少贫富差距等讨论,都是必须仔细考量的问题 此外,「英国公民财富基金」与某些社会福利金的差异在于,他的发放以一种最少资格限制的状况,也就是只要是 25 岁公民就能拥有这笔财富 姑且不论英国社会对于属于全体公民的财富,结果只对某群体进行发放,是否会引发不公的讨论IPPR 则认为这一万英镑,能够帮助年轻人在刚出社会时拥有财富进行投资、创业、置产等规划,以此增加机会成本,使用这个政府为他们准备的第一桶金,累积财富 在一个毫无限制金钱使用的情况下,是否能够促进经济公平呢 有个很现实的问题在于,可能不是每个人都拥有金融常识,以及懂得如何透过正确理财、累积财富甚至于,情况比我们想的还要糟 伦敦大学学院(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,简称 UCL)公布一项调查显示,英格兰与北爱尔兰人里有 1/3 的人没有基本金融常识,在许多国家当中,排名在最后这项调查是来自 30 几个国家当中 16 岁到 65 岁的人,一共 8 千多人进行测试 “现实的状况就是,很多人根本没办法完成一个相当基本的理财任务” 伦敦大学学院教授 John Jerrim 说 不只英国,美国的状况同样糟糕 美国金融业监管局(FINRA)日前公布一项“金融知识”的测验结果,有 2 万多名的美国民众进行测试,结果有 2/3 的人无法通过基本金融知识的测试 《福布斯》杂志进一步整理目前美国民众普遍出现的几种财务状况: 44%的人没有足够的现金得以支付一个 400 美元(约 2500 人民币)的紧急支出;43% 的学生没有偿还贷款;38% 的美国家庭拥有信用贷款;33% 的美国人退休时积蓄是 0 元 “这个研究结果提醒我们,必须拟定策略并教育民众如何有效地管理他们的财富”, FINRA 主席理查德·凯彻姆(Richard Ketchum) 说 也就是说,如果希望「英国公民财富基金」能够起到解决青年财务问题的作用,首要之务可能不是从发钱开始,而是从教育开始当然,这样的教育成本又是另一个问题 管理基金的独立机构,是否能具体行使权利以及达到成效,更多时候跟机构本身没有太大关系,也得看相关政策与立法是否给予更具弹性的空间 IPPR 通过这项研究,确实提出一个对贫富差距的可能解决方法,以及一个有趣的发钱方式,与此同时,更让人重视到现阶段贫富差距的严重性 然而,关于这个方法,随之而来的直接提问就是,人们到底能不能只因为这一万英镑,